深圳市场毒鱼事件的启示:追本溯源方能根本解决

  记者 昌道励 实习生 许可萱

  罗湖区罗芳水产(综合)批发市场4家鱼档被检出孔雀石绿后,4名商户负责人已被公安机关刑拘。日前,市场开办方深圳市合盈实业有限公司(即罗芳水产开办单位)则因涉嫌管理缺位被立案调查。

  深圳市食安局日前发布致全市农产品市场开办方及从业人员的公开信称,暂时未设立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构的农产品市场,要委托质检机构进行质量检测,建立产品溯源体系。

  事件进展市场开办方涉管理缺位被查

  根据日前报道(详见10月9日《南方日报·深圳观察》),罗湖区罗芳水产(综合)批发市场4家鱼档被检出孔雀石绿,4名负责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据罗湖水产批发市场总经理郑明妹介绍,市场以销售咸水产品为主,占全市总销售的七成以上,多售往各大酒楼。其中,有8家商户附带销售淡水鱼产品,日均售出500斤左右,仅占市场总销售额的1%。此前被检测出含有孔雀石绿的主要是桂花鱼、草鱼、黄骨鱼、生鱼4个品种,均是淡水鱼。根据市场管理方初步调查,该市场所售产品的源头主要为东莞太平市场和广州黄山市场,部分产品为商户自己进货。

  记者近日在罗芳水产(综合)批发市场上看到,虽然涉事的4家商户负责人已被刑拘并配合调查,但商户依然在营业。市场方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孔雀石绿具体使用的环节尚未查清,相关门店正被取证调查中,在公安机关调查结果出来前,商户仍旧可以营业。

  合盈实业有限公司涉嫌存在未设立或者委托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构对进场销售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进行抽查检测,同时也没有定期对入场食品经营者的经营环境和条件进行检查的行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及《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10日被市市场监管局罗湖分局立案调查,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中。

  存在问题市场无检测部门,日常抽检功效不大

  深圳的水产品绝大部分源自外地,外地食品进入深圳市场时,并没有相关的检验检疫关卡。而除了相关职能部门设立的监测站进行日常抽检外,罗芳水产市场并没有独立的检测部门。

  索票索证制度和购销台账制度仍是水产品市场最大的监管措施。罗湖水产批发市场副总经理刘新军表示,批发市场会对进货产品进行“三证”检查,包括产地证明、营业执照、检疫检验资格证,并要求商户对每个品种都建立档案,却做得不够详细。

  据刘新军介绍,目前国内销售的鲜活水产品90%源自养殖。长途运输过程中,货主为了保证存活率高而多拉快跑,部分货主还添加违法药物。而市场商户为了多卖产品,来者不拒,本身又缺乏检验检测办法,成为不合格水产品流通的帮凶。

  对于市场涉嫌没有对水产品进行抽查检测被立案调查的问题,刘新军表示,政府在市场设立了水产品质量监测站,每周二和周五进行随机抽检,每户每周平均抽查三到四个批次,但检测结果要一周左右才能出来,这时检测批次的水产品往往已经售出。即使该批次查出不合格产品,也只能警告并禁止商户销售同类产品,日常抽检实际功效不大。

  既然日常抽检功效不大,为何市场不引入专门检测设备加大检测力度?罗芳水产(综合)批发市场副总经理卢盛齐坦言,购置一套全面的检测设备花费很高,小市场根本负担不起。

  不过,市食安局表示,在质量把关上,无论是职能部门还是市场管理者和经营者都责无旁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第三十七条,农产品批发市场应当设立或者委托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构,对进场销售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进行抽查检测;农产品销售企业对其销售的农产品应当建立健全进货检查验收制度。

  刘新军表示,目前市场正在向政府申请新的快速检测设备,半小时即可出检测结果,并设立食品安全质量检测部,“这样可以做到每户每批次都进行检测”。事件发生后,市场成立了50人的专职巡查小组,每晚对进入市场的水产品进行“三证”检查,完善档案登记制度,让每一件水产品都可查到源头。

  各方回应检测成本高时间长,无法做到每批检测

  淡水鱼孔雀石绿超标事件后,水产经营户受到很大的震撼。

  福田市场作为深圳市主要的农批市场,其水产品商户有90余家,月交易量3400多吨。事件发生后,福田农批市场加大了对市场二楼淡水鱼批发区抽检的频次,每7—10天向市水产品质量检测中心送检一次。同时,要求各辖区管理员每天巡查并做好详细记录,档位经营户必须签名确认。

  南山市场、平湖市场的水产商户均为少数,市场管理方将各品类商品送交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一旦发现不合格品,立即暂扣,并上报市场监管部门。不过,由于自检覆盖范围有限,无法实现每批次产品都得到检测。

  在集贸市场,淡水鱼孔雀石绿超标事件后,市场管理方要求水产经营户做好进货台帐、严格把握进货渠道,同时加强市场巡查监管。由于集贸市场是零售市场,目前孔雀石绿的检测成本较高,其费用为600—700元/样本,且定量检测时间较长,对市场经营负担较重,无法做到每批次都检测。

  专家观点

  追本溯源是关键

  近期,我国食品安全问题频频发生。法律界人士赵刚认为,追本溯源更为关键,建议通过进一步立法和有效执法,加强对食品生产源头的监管,建立各地政府互联互通、共同监管的联动监管机制。

  在调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件时,赵刚建议,行政及司法机关将调查范围扩展到原材料、生产、加工、流通、销售等供应链的各环节,分析添加的有毒有害物(如孔雀石绿)是生产源头添加,还是流通过程中添加。只有通过追本溯源的调查,才能更有效地杜绝同类食品安全问题,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深圳市人大代表郑学定也认为,检测和建立追溯制度是关键的两个环节。他表示,去年市政府多安排了1000多万元的检测资金,但仍不够,对食品这个最大的民生问题,投几亿元也不为过。农批市场作为市民餐桌的第一个源头,若食品安全不能保证,后面的环节将存在更多隐患。